至尊毒后

死去

苍穹,漆黑如墨。电闪雷鸣间,暴雨倾覆。

    燕京城外,精工构建的相府别院,在厚重的雨幕中,朦胧飘渺。

    “啊――”

    一声痛吟,凄厉无比,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雨声,自别院发出,让人觉得毛骨悚然!

    别院雅室里,被两个婆子摁在地上的沈凝暄,头髻散乱一脸痛楚的趴在冰冷的地板上,早已奄奄一息。

    如青葱般的玉指,被削去两指,殷红的血液不断涌出,早已淹没了被削下的两截断指。

    鲜血,残指。

    在昏黄的灯光下照耀下,显得格外骇人!

    痛!

    好痛!

    可……身体上的痛,远比不上沈凝暄心里的痛!

    剧烈的喘息着,她紧咬着牙关,艰难抬眸,原本清丽绝艳的俏脸上,如今也早已血流如注,一道狰狞的刀痕,跃然其上!然,赋予她这一切的,不是别人,竟然是她最亲最亲的――姐姐!

    “沈……凝雪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   双眼晦暗的凝望着身前貌美倾城的女子,无视女子手中锋利的刀刃,她死死拽着她的裙摆,忍不住颤抖着身子。

    她,是她的嫡亲姐姐啊!

    昨夜,她还巧笑倩兮的拉着自己的手,与她亲昵无比。

    为何今日却以如此残忍的手段对她。

   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?

    她不懂!

    “好妹妹,别怪姐姐,怪只怪你这张脸太美,挡了姐姐的路!”手里的利刃,散着幽光,沈凝雪美丽的大眼中,闪过一丝狠戾:“你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当着皇上的面,抢了我的风头!”

    “我没有!”

    沈凝暄紧咬着朱唇,轻摇臻首,一滴滴鲜血,从她秀气的下颔滑落。

    “没有?”

    沈凝雪弯唇笑了笑,却是眸色一狠,手起刀落!

    “啊――”

    剧痛袭来,沈凝暄的心瞬间沉入冰窟,冰冷之意浮上心头,她强忍疼痛,不让自己昏死过去,握着沈凝雪裙摆的手,泛着白色:“本是……同根生……相煎……何太急……你我……是亲姐妹啊!”

    “呵……”

    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,沈凝雪癫狂的笑了,她精致的眉眼,在肆无忌惮的笑声下,变得狰狞扭曲,半晌儿,方才止住笑声,她与沈凝暄四目相对,“你还真是可怜,可悲啊!”

    迎着她狠戾的眸,沈凝暄浑身一抖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   “如今你快死了,我不防让你做个明白鬼!”沈凝雪轻扬了唇,眼波粼粼,似笑非笑,款款起身:“当年你的生母,就是被我娘,如此一刀一刀的毁去了容颜,活活折磨致死的,可怜你十几年来,将自己的杀母仇人,视作亲娘啊!”

    轰地一声!

   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瞬间炸开,沈凝暄的一颗心,瞬间痛如刀绞!

    怎么会?

    “不――”

    嘶吼一声,她瞠目向上,明眸已是猩红!

    她悔!

    会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,认贼做母!

    她恨!

    恨自己知道的太晚,无力回天!

    “恨吗?悔吗?”

    居高临下蔑视着脚下的沈凝暄,对她眼底的恨意嗤之以鼻,沈凝雪妩媚的双眸中凛色一闪,伸手便拂落了桌上的烛台:“皇后之位,本该是我的,也只能是我的,谁挡了我的路,我便让谁……死!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不偏不倚,烛台落在沈凝暄的背脊上,火苗窜动,瞬间点燃了她的衣裳,恣意燃烧。

    没有痛呼!没有大叫!

    瞪大了双眼,凝着火光下,那双绝美却狠辣的水眸,沈凝暄在心中有恨,有悔,更有前所未有的不甘!

    老天爷!

    你瞎了眼么?

    谁说善恶终有报,为何作恶之人不死,行善之人却又将灭?!

    ps:风儿红袖第一坑,坑品保证,故事精彩,亲亲宝贝们看过记得收藏一下哦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