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成影帝的白月光

第3章 报应来了

车子在婚纱店门口停下。

    江研摘下墨镜,冷着一张脸走进婚纱店,店长立马迎了上来:“江小姐,您来得正好,您的婚纱设计师已经送过来了,您看是否在店里试一试?”

    一名店员立马去取,那是当初她和周昊特意约有名的设计师定做的婚纱,前世她就是穿着这条婚纱款款走向周昊,而如今再看,只觉得讽刺。

    “不必了,我要退货。“江研移开视线,用冰冷的声音说道。

    店长一愣,忙问道:“是江小姐对我们的婚纱不满意吗?“

    江研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,婚纱做得很好,钱我会照付。”

    “江小姐,那请问是什么原因呢?”店长诚惶诚恐。

    江研没有回答,只是戴好墨镜,朝着店外走去。

    不存在的婚礼,还需要什么婚纱!

    “周昂,看这边,看这边!”门口忽然涌过来一大批人,手里举着牌子,激动地大声喊叫。

    江研忙止住步伐,问了一句:“外面这是干什么呢?”

    店长连忙答道:“是周昂今日到这边来拍写真,这几年他可真是把娱乐圈的大奖拿了个遍,外面都是他的影迷呢。”

    江研无奈地笑了笑,看刚才那些女粉丝的疯狂劲儿,不知道还以为是出什么大事了。

    她转身便要从侧门离开,余光却在霎那见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可还没来得及细想,那群疯狂的粉丝便蜂拥而至,完完全全挡住了江研的视线。

    算了,江研摇了摇头,大概是自己多想了吧。

    重生以后,一切都应该重新来过,那么父亲此刻……她转过身,从另一边的侧门快步离开。

    江家的老宅在市中心,闹中取静,建筑风格也是自成一派的雅致。

    江研停好车,脚步轻快地进了家门。

    “啊呀,研研回来啦,你爸在阳台上给花浇水呢。”佣人刘姨笑着说道。

    江研点了点头,迫不及待的进门。

    她上了楼,轻轻推开门,远远地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站在阳台上,正在给盆载浇水。

    自重生以来,江研总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有一种不真实感,直到现在——活生生的父亲就站在跟前。

    “爸!”江研激动地扑过去,冲进父亲的怀抱中,紧紧地抱住父亲不愿意撒手。

    熟悉的温暖让她鼻酸,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。

    江殷山宠溺地拍着女儿的头,道:“是不是在外面受什么委屈啦?”

    江研摇了摇头,将头埋在父亲肩头,瓮声瓮气地说:“爸,我没事,就是想你了。”

    “我看你啊不是想我了,是想家里的好吃的了吧。”

    江殷山笑声爽朗,江研看着他的笑脸,却越发觉得鼻酸。

    前世都怪她,轻信了周昊和温月,是她亲手将父亲推上了绝路,而这一世,她定然不会再让悲剧重演!

    江研吸了吸鼻子,红着脸娇嗔道:“爸,你又取笑我!”

    “好了好了,你这丫头,都多久没有回来了,今天可必须得陪爸吃了这顿饭才能走!”江殷山装出严肃的神情,但语气却是无限宠溺,对这个宝贝女儿,他是不可能真的生气的。

    江研甜甜地应承下来,一副乖女儿的模样。

    厨房已经准备了丰盛的一餐,江研牵着父亲的手落座。

    “来,尝尝吧,这些可都是你爱吃的。”江殷山拿起筷子给江研夹了一块她最爱的鱼肉,江研戳着碗里的鱼肉,眼眶又红了。

    饭后,江研陪着父亲喝茶。江殷山拉着江研的手,感慨道:“研研啊,等你成婚了,家族的企业就由你和周昊一起接手,我啊也就可以歇歇了。”

    江研越听,心里越发觉得难受。父亲对周昊这个准女婿可谓是尽心尽力,尽管周昊是私生子,但父亲还是亲自去找周家的家主商谈女儿的婚事,一心想要扶持周昊。可最后,却被周昊给算计至死。

    这对狗男女就该死!

    江研偷偷攥紧了拳头,克制着自己想要落泪的冲动,隐忍着怒火。

    “滴滴。”

    江殷山笑道:“是周昊给你发的消息吧?看你紧张的,女儿长大了,爸爸我留不住咯。”

    “爸,你就别取笑我了。再说了,我就算嫁出去了,也还是你的女儿不是?”江研一边笑着,一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。

    江研将手里的手机扬了扬,江殷山看了一眼,笑道:“原来是温月啊,我还以为是周昊那臭小子还没结婚就来跟我抢你了呢。”

    江研无奈地摇了摇头,爸爸年纪大了,却越活越发幼稚了,可视线落在信息的内容上的时候,她还是没忍住变了脸色。

    “研研,今晚我们可以见一面吗?君如酒店2011号。”

    是温月发来的邀约,江研的脑子转得飞快,早上温月才被爆出插足丑闻,今晚突然约见她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 江研握紧了手机,她倒还挺好奇,温月还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她玩什么花招!

    江研点了点手机,:“好啊,那你等我一会儿,我马上就来。”

    “怎么了?温月惹你不高兴了?看你回个消息还咬牙切齿的。”江殷山端着青花瓷的茶杯,微抿一口。

    江研将手机收进兜里,抱怨道:“没有啦,是温月约我出门,打扰了我们。”

    “行了,哪有你这样的,快去忙吧,明天我可就等着看漂漂亮亮的女儿了!”